拾年青灯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透子你太可爱了15551

列表说他像飞天小女警,于是我们决定称呼这个趴趴为飞天小公安x


『威士忌组全新出厂造型』


Gin:呵。

『开封奇谈』读恶评挑战

『开封奇谈』读恶评挑战

—假设《开封奇谈》是一部剧,全员演员向

【涉及角色:包拯,公孙策,展昭,庞籍,江子云,白玉堂,白锦堂,卢方,周冥靖,有三鼠/赵祯/赵珏/八王爷等角色客串】

高亮:所有恶评皆服务于节目效果,恶评ID为原创无真人,请勿上升本人谢谢合作,小警察玻璃心杠精键盘侠出门左转不送。


『公孙策』


@我见青山

——观看全程我都在好奇公孙到底被谁绿了,看这绿油油的一身,很难不让人怀疑点什么。

A:我想可能是因为你被绿了,所以你看见我的服装有了共情心理。


@涙 ほろり

——所以公孙策到底在装什么逼,除了会欺负自己人以外他还会干什么,长得还不怎么样。

A:如果你觉得我在装逼,那只能说明你的理解能力有待提高。另外,我觉得我的五官至少长齐了,可你应该少长了两只眼睛。


@少年有梦

——这个公孙策也去玛丽苏剧场串场吧,高冷总裁适合你,《开封奇谈》不适合你,太尴尬了。

A:我好像在包拯的恶评里见过你。如果你对玛丽苏那么执念的话我们不介意拍一部。当然,费用你来出。


@草莓GIRL.

——虽然是搞笑剧,但不要侮辱历史了,真的。又尬又难看,劝退。

A:事实上公孙策这个人物在历史上并不存在,我们没有史实,只有脑洞。


@包包包包包_

——包拯真的好可怜,每天都被公孙打,差评,脱粉了。

A:包大人,今天的工作做完了吗?


@我见青山

——他来了他来了他们开始麦麸吸粉了,都21世纪了不会还有这种操作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A:我认识几个不错的眼科医生,我希望您可以和他们联系一下,然后和@涙 ほろり一起去看看。


@了了掌柜的

——好笑了,原来算盘是打人的不是算账的,果然还是装逼吧?演员脑子我赌五毛公孙策连算盘怎么用都不知道。

A:因为公孙先生是主簿先生不是账房先生,而且这五毛你输了,我勤工俭学的时候打过一年多的算盘。


@莞尔流年

——看剧的时候都不敢直视公孙策,那张脸让人觉得谁都欠他几百万交子。

A:看来下一次我可以试试追债的街头角色,追不到债还能抄算盘打人,是个好主意。

——————TBC——————

ta来了!!!!!!

『现代AU』向阳

『二十七』

谁都没有再说话。

早先下了一整个白天的雨不知何时又开始窸窸漱漱地落下来,雨丝奋不顾身地溅落在柔软的土地上,从坠落的一刻起便再寻不到踪迹。

土坑挖了有两米深,挖到后面扶刚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林玉在深坑上为他打着手电筒,二人都不知道下一铲落下的时候,是该祈愿挖到什么,还是该祈福什么都不要有。

终于,扶刚感受到铁锹下的泥土有了些微妙的变化,索性将手中的工具扔到一边,徒手将余下的泥土挖开。

土壤中富含真菌和微生物,这使得唐雪的尸体已经几乎完全白骨化,只能从盆骨和脊骨勉强看得出这是个生前略微有些佝偻的女性。

林玉显然也看到了。

早在唐雪失踪时林玉就设想过这样的可能,却没有想到时隔七年的重逢,再见时唐雪已是一捧白骨。

自己来的太晚了。

“我……我打电话给鉴识科,让他们过来……”林玉合眼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将眼角泛出的泪滴拭去,哽咽着说道。

“子弹。”扶刚低声道。

“什么?”

“有一颗子弹。”

扶刚从衣兜里摸出白手套戴上,俯身拾起那颗遗落在胸骨间的弹头,“没有膛线,应该是自制的土枪……我记得去年市局收缴过一批黑市上流转的土枪,还抓获了一批相关人员。”

“如果交叉对比弹道和那批自制枪弹,要是我们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可以找到这个杀手!”

林玉说着,手中的电话已经拨到了鉴识科。扶刚将弹头收进随身携带的证物袋里,顶着渐大的雨势从土坑里爬出来。

林玉挂掉电话走过来,手电的白光落在唐雪的遗体上。昔日慈祥的前辈在漫长的黑夜中沉眠七年,细密的雨丝连绵坠落,为她洗去泥渍,仿佛洗刷冤屈的正义,整整迟到了七年。

不远处的密林传来些窸窣声。扶刚抄起地上的铁锹将林玉挡在身后,手电隔着数十米的距离照过去,才发现踩着一地落叶碎木而来的,正是洛基。

巨大的白狼仿佛明白了眼前的情景,一步一步,走得沉重而缓慢。

只见洛基走到土坑旁,轻巧地一跃而下,正好踩在白骨间的空地上,然后低下头,在头骨旁亲昵地蹭了蹭,为她舐去一些顽固的土渍。

扶刚和林玉放松下来,无声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见片刻后白狼又从坑底一跃而上,在土坑旁找了个地方坐下,俨然在守护已经过世的主人。

雨势渐大。

直到鉴识科的警车到来前,谁都没有再出声,谁都没有挪动一步。

仿佛为过世七年的故人守着盘桓七年的残灵。

等到唐雪的尸骨被法医敛走,鉴识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一夜的大雨早已停了,天边也隐约漏下几缕黎明的光芒,洋洋洒洒地照亮远处的城市。

洛基在鉴识科到来前就离开了。泥泞的土地上留下了一排它的脚印,扶刚和林玉心照不宣地替它全部抹去。林玉望着洛基离开的方向,心中五味杂陈。

或许这一次,一切都走到尾声了。

回到市局的二人根本来不及休息,只堪堪换掉了身上湿透的衣物,转身便投入更为紧张的调查中去。

扶刚将在现场捡到的弹头交给了鉴识科测算数据,紧接着申请调出近七年收缴的所有自制武器进行交叉对比;林玉则带领调查组分批提审了在押近七年归案的所有武器走私人员和职业杀手,希望找到和唐雪案的联系。

而在弹道比对的同时,扶刚另带了一个小组将已经行死刑的职业杀手资料调出,对这些人的履历进行筛查,试图找出尘封在案卷中的蛛丝马迹。

在鉴识科和刑侦科进行人海战术时,来自市局上级的压力也在逐渐加大。对扶刚、林玉调查申请的批准似乎引起了一批领导层的不满,好在市局局长对二人的申请进行极力担保,同时经侦支队联合纪检处开始频繁提请对市局内部的检查,部分领导层开始自顾不暇地收拾自己的摊子,调查的压力的才逐渐削减下去。

仿佛被卡主的齿轮终于开始重新运转,尘封的真相终究拨云见日。

局长办公室里,穿着制服的中年男人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手机页面上停留着一篇十年前的报道,记者一栏写着唐雪的名字。

已经是许久不见的故人了,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这样暗无天日的调查和审问一直持续了整整三天,在市局办公室的存粮几乎被消耗殆尽的情况下,弹道比对终于有了相吻合的枪支。

——————————

似乎没有需要和谐的?

千般风物,替你入眸。

《不问何求》持续杀我。

『开封奇谈』读恶评挑战

—假设《开封奇谈》是一部剧,全员演员向

【涉及角色:包拯,公孙策,展昭,庞籍,江子云,白玉堂,白锦堂,卢方,周冥靖,有三鼠/赵祯/赵珏/八王爷等角色客串】

高亮:所有恶评皆服务于节目效果,恶评ID为原创无真人无内涵,请勿上升本人谢谢合作,小警察玻璃心杠精键盘侠出门左转不送。


【包拯篇】


@少年有梦

——包拯是得罪造型师了吗这一头紫粉色的头发都可以去隔壁玛丽苏串场了,有点口区。

A:什么,我当然没有得罪造型师!导演说发色是为了烘托我的主角地位好不好!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建议,或许下次我可以挑战一下真正的玛丽苏。


@静儿最美丽

——包拯的演技真是又夸张又尬,白瞎我家静儿姐姐的绝世美颜。

A:《开封奇谈》的定位一部搞笑剧,夸张一些的表演才能达到节目效果。另外,能和静儿姑娘对戏真的太太太——太幸运了!我本人也是静儿姑娘的头号粉丝哟!【网页链接:包拯的追星之路】


@Distroy

——这个包拯实在是太平庸了,完全没有主角的感觉,角色又多又乱,差评。

A:毕竟《开封奇谈》是一大家子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魅力,只有我一个人的戏份的话才会有人不喜欢吧?而且主角都是最后才救场的!还请大家期待后面的精彩剧情哟!


@洛洛洛洛洛_

——怪不得包拯傻里傻气的,原来是被公孙策打的,简直毫无主角颜面。

A:为了角色的塑造我的确演得傻里傻气了一些,非常感谢你的用心体会!


@念明月

——周边扭蛋的掉率简直太狗了,我想要的明明是展昭,结果出来的全都是包拯,合理怀疑黑箱。

A:我刚刚才抽到了小昭昭的隐藏款扭蛋,掉率都是正常的哦!还是多吸一点欧气吧!


@Ssssssy_

——这到底是开封奇谈还是五义奇谈啊,怎么主角出场还没五鼠多,这个差评我一定要给,气死我了!

A:因为五鼠人多啊【摊手】,不过白玉堂四舍五入算开封府的人了吧?另外本剧就叫《开封奇谈》,欢迎大家持续关注!


——————TBC——————

江湖问路不问心。

『沙雕奇谈』什么时候会觉得ta不爱你了?

深夜失眠相声产物,沙雕ooc小剧场。

认真你就输了系列。


提问:什么时候会觉得ta不爱你了?


【包策】

包拯:算盘糊脸,算盘掰头,算盘突袭,算盘颈部按摩术……【算盘警告】

            ——【我太惨了。】

公孙策:虽然我知道身为主簿平时对待财政是稍微苛刻了亿点点,算盘警告也稍微多了那么亿点点,但天地良心这些都是为了大人着想。

        可能是我平时习惯把算盘放在袖子里的习惯被他摸透了。那一天我穿上衣服就觉得不太对劲,但那天赶时间我也就没太在意。

         我怎么也想不到包大人居然偷偷把我的袖子剪成了展昭同款。

         对,就是他那件红色的、衣袖没封口基本等于装饰的那件。

        理所当然,我早上习惯性塞进袖子的算盘早就掉没了。

         你说这难道不该打吗?

          ——【前两天研究的杏花雨终于找到了活体实验对象。】


【鼠猫】

白玉堂:谢邀。五爷我自认为对待感情还是有一手的,看那只傻猫就知道了,再木头五爷也撩得动。

        真以为五爷人傻钱多,看不出来开封府这一帮子诈骗团伙你就错了,这叫战术。

         “展昭肩上的担子,白玉堂会一同扛着。”看看,多浪漫?尤其是在大敌当前而我自笑看的情景之下,他展昭再怎么呆也该懂五爷的意思吧?

         但打死我都没想到,死猫和我打完仗回开封的时候,他丫的骑着马就直奔聚福楼。

         “你说的,一起扛。”

         ——【那一天我明白了什么叫人不如鱼。】

展昭:不管白玉堂说了什么,请允许我先否定一下。

          其实我都明白的,我没有故意敲诈他,真的。

          不然我也不会说“若有一日,展昭不在了,你愿意替我守这青天吗?”这种话,是吧。

         白玉堂老觉得我一出去办公务就总受伤,其实我也不想,但有些时候形势所迫,都是没办法的事。

         但我没想到白玉堂这个混蛋会做出这种事。

         那天包大人让我带人去抓一个流窜犯,地方什么的都清楚了只差抓人,我没多想,拿上巨阙带了几个衙役就去了。不出所料,那人反抗了。于是我理所当然地想给他一刀吓晕完事儿,结果……

        白玉堂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巨阙剑鞘里面变成了一条冰冻咸鱼???

        你自己变戏法就算了不知道私换兵器容易出大事么???换兵器就算了你还塞条鱼,是几个意思??  ?

          ——【后来白玉堂解释他是觉得不管什么敌人,遇到这种突发状况一定会愣神几秒,方便我取得先机。呵,听你扯淡。】【那天全开封府都知道某白姓男子被赶回陷空岛郁闷了一个月。】【并且承包了开封府一个月的外卖。】


【锦卢】

白锦堂:有一说一当那个傻子锲而不舍地跟了我那么久还傻里傻气地救了我的命的时候,我是有那么一丝感动的。

        不要误会,真的只有一丝。我没有动过跟他结拜的意思,绝对没有。

        后来我被这个傻子按着养伤,开玩笑,这是我妙手秀士会干的事么?

        所以我跑路了,但就靠着这么一丝丝感动我给他留了个纸条,然后走了。

        意料之中,没两天我就又遇上了之前那帮傻逼,不可避免地要打上一架。所以我掏出了惯用的武器——我的扇子,然后……

         他妈的卢方你给我解释一下,老子的扇子上被谁画了这么大一朵花?!

         中间还有一个诡异的笑脸???

         但是,架还是要打,我只能硬着头皮甩出扇子上的刀片——

         谁他妈给我换成彩带了?????

         ——【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对手已经笑到休克。】【然后卢方就来了。】【但凡我的轻功再好一点我一定会杀了他。】

卢方:在扇子上画笑脸,把刀片换成彩带,都会让你的对手觉得你是一个有艺术细胞的人,大家都会喜欢你,真的,我没有在扯淡。

        你看玉堂,他不是和展护卫玩得很开心嘛。

        但是锦堂,把我的面具涂成熊猫眼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还趁我睡着把我的另一只眼睛也涂成了熊猫眼,这就更不对了。

         ——【那天的卢方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为什么所有人看见他都是一脸诡异而又辛苦的表情。】【好死不死那天岛上有人来访,画面由于太过诡异,一度被卢方禁止讨论】




——————————

深夜娱乐,切勿当真。

『沙雕奇谈』假如你男【女】朋友杀人了,你会怎么做?

《不问何求》简直虐死我了,来搞点沙雕的快乐快乐√

【睡前无脑小段子,ooc警告,认真你就输了。】


提问:假如你男朋友杀人了,你会怎么做?


【包策场合】

包拯:有一说一公孙策每天都在杀人。

            你问杀谁?当然是杀我。

            你看看我的头,除了月牙周围还有哪里是没沾过血的吗?我身为开封府尹每天生活在开封府最底层,厨房张大妈都比我有地位好不好???

             咳咳,好吧,正经一点。如果是别人诬陷他,那么我一定会查出真凶替他洗刷冤屈然后趁机朝他要一笔经费买静儿姑娘的海报手办周边杂志balabalabalabala……(算盘警告)

             嗯,如果公孙真的杀了人,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我也只能秉公执法,只要他罪不至死我就一直等。

             什么?死刑?那没办法了,黄泉路上再被他算盘掰头吧。

公孙策:就他那点胆子,除了判案他敢杀谁?

               就算是判案,那也是国法杀的不是他杀的。

               嗯?变身?能让他变身的都是死有余辜的,不然等着被杀么?

               但你提醒我了,回去我就把他的头顶也烙平了。


【鼠猫场合】

白玉堂:哈?死在巨阙下的人少么?要不五爷一个个数给你听?或者你想变成下一个?

                杀人犯法?对不起江湖人听不懂呢。

                哦,不是江湖人了啊。那也是对方该杀,问题不大,不会有人在意的。

                非要给展昭定罪,老包都救不了的那种啊……那这官场待着也没意思,白爷爷立马带他跑路回江湖逍遥自在,反正爷养得起,多简单的问题。

展昭:?他没杀过吗?

            哦,假设。

            他的四个哥哥会带他跑路。

            好像没我什么事,我吃鱼。


【锦卢场合】

白锦堂:哦?你说那个世界第一大蠢蛋杀人了?都是江湖人这有什么问题吗?

                律法追究?你们追得上吗?

卢方【青年】:什么,我一个不注意他怎么就和别人同归于尽了?!


【江庞场合】

江子云:醇之不会有胆子杀人的。

                真的杀了?咳咳咳咳……

              【江先生你冷静一点,不要激动!这只是假设!】

庞籍:?老师终于报仇了吗真是太好了!


【其他场合】

周冥婧:杀就杀了,想想就知道绝对是他该死。官府追究就尽管来,老娘怂过么?

                但前提是我没有男朋友,呵。

苏静儿:静儿喜欢的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我一定会请包大人替他洗刷冤屈的!

                如果是真的呢?嗯……那就等静儿有男朋友了再考虑吧!

刘全:忆男!!!!!!!!!!!!

狄青:?????(译:为什么要问我?我单身。)


本次采访以单身狗集体围攻告终,我们下次再见。

————————————

睡前一乐,明天清醒了再改。

呜呜呜呜呜《不问何求》简直把我虐没了你们好棒15551

于我而言,白玉堂永远活在他的恣肆逍遥,长剑纵马的快意江湖里,那里,处处是他的故事。

也正是因此,我想展昭一定会继续走下去,于庙堂,于江湖,他或许孤身一人,但他心里永远都有一个白玉堂,他们会一起成为看遍这世间风物,成为江湖上经久不朽的传说。